山中狸

<维勇> AU Porto -5-

舞台剧演员!Viktor x 旅游记者!Yuri

前文: -4-  -3-  -2-  -1-

第五章

(修1:改了一下我自己看不下去的病句)

 ====================

电梯里只有三个人,他站在一旁看着维克托反复六次精准地在那宣传部女孩透过模板册缝隙偷窥时露出无懈可击的微笑。于是自50下降到25层,女孩已经像一台漏电的发电机般用浅啡的大眼紧紧盯着他,在到达宣传部所在的楼层后,那双4寸的Jimmy Choo狠狠地往地上跺了几下,勇利瞬间听得脚尖发软,才又磨磨蹭蹭不舍地离去。

12层到P3的沉默显得格外漫长,勇利的唇总是无声地张开,又在一个呼气后合上,脑内闪过的一万种话语无法汇聚在颤抖的意识上。维克托的手指不住地在口袋中辗转,似是寻觅着车匙般露出疑惑的眼神,绅士地缓解着尴尬。

 

车,是美国人移动方式的代名词,勇利在洛杉矶的时候也曾开着他的二手小本田敞着车窗驰骋在比华丽山的大街上,车内被前主改造过的廉价低音炮播放着震耳欲聋的Royals,适逢他刚得知优子结婚的消息,失恋的错觉差使他和两个朋友在车中吼得声嘶力竭愤世嫉俗。

而当他沉默地跟在维克托身后看见那流线型的车身时,脑中响起了一句该死的歌词——

【爱上他就像开着鲜红的玛萨拉蒂一头撞在了死路上】

只可惜那真的不是Maserati而是Veyron。他想,所谓质的飞跃。

布加迪独有的解锁音回荡在密闭的地下停车场中,车门缓缓升起,维克托却并没有急着离去,他一手撑在车沿略微侧目,用余光打量着勇利。

“我可以问勇利一个问题么?”他仍旧没有正视青年,语气轻得几乎要被车辆的启动声盖过,“这两年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的文章变得如此恶心?”

他终于看向对方,当那片冰蓝撞进深棕的瞬间,勇利把那清凛的神色、嘲讽的弧度看得分明,似渡过了一世纪的光阴,青年终于等到了尘埃落定的声音

——就像只猪一样。他说。

 

布加迪以一种绝尘而去的方式响彻了空旷的车道,他并没有留下来等待答案,直到冷却的汽油味传入鼻腔,勇利的神志才稍微回笼。

诶?诶诶诶??感觉像被说了很过分的话?!

=================================

而另一边 RESOURCE会议室

切雷斯蒂诺扯着波波维奇的衣领一脸狰狞:“你们娱乐部就是一堆装腔作势的、奢侈的败类。”

“毕竟要体谅偶像的繁忙,也就是原定行程加上两天的事。”波波维奇双眼无神,不为所动。

“你们算过波兰比土耳其航空贵多少么!”手指不断敲打在娱乐部送来的文件上。“整整500块,而且就因为这个该死的一年两次collaboration我的得力记者要出去整整一个月,哦不现在是32天——你们娱乐部有勇气抢人头,就他妈送些人过来写报道啊。”

“好”对方想也不想地回答,反而一下子把切雷斯蒂诺呛得说不出话,波波维奇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推门离开,独留他一人苦恼地看着那份策划上鲜红地标注新增了维克托被华沙大学邀请去演讲的行程——娱乐部的老油条,啧,真以为他看不出他们想抢新闻的小心计。

他把目光放在覆盖会议桌的世界地图上,手中的笔一下一下地点在华沙的所在,一把拿过尺子往十六湖的方向延伸出一条直线,突然得瑟地笑了——

“喂?美奈子么,对是我。”他往后仰躺在办公椅上,皮椅甚至还散发着纽约阳光的气息,“麻烦你告诉勇利这次因为娱乐部的原因,要从华沙自驾到克罗地亚,让他把驾照准备好……不远不远,就1200公里左右,两天就行。还有因为经费原因这次波兰航空订的是经济舱——让他自己告诉尼可科洛夫先生。”

===================================

纽约肯尼迪机场当地时间21:15

勇利一直觉得,每个机场都值得用一篇游记的篇幅去描写。没有一个机场是一样的,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色彩,比如说Kennedy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没有欢呼声的机场,所有都会随着那焦急的时钟被推向极限,那懊恼的地勤,紧张的旅客和离别的爱人,串联在不断更新的航班广播中,咒骂、催促、哭泣的副歌合着报幕冷静的主旋律,再粉饰以母亲奔跑去开水机冲奶粉的脚步,婴儿戚戚的哭啼作变奏,就像巴赫永远回归的乐章,在一个3.14中周而复始。从六年前他于此降落,便一直未变。

此刻的勇利正站在大厅倒悬的美国国旗下,捏着登机牌紧张地四处张望,他怕错过维克托,就似克里斯每次前往娱乐部接受采访时的黑墨镜黑口罩长风衣,在对方一手拍在他屁股前他都认不出来那个与维克托分庭抗礼的演员。他紧绷的精神向四周探去,肯尼迪机场的喧嚣令他焦躁,甚至被一个拄着拐杖问路的老人家弄得手忙脚乱。在他好不容易帮老人家办好登记手续回来时便听见波兰航空的柜台传来绵延不断的尖叫,他快步往前走去——

 那与围巾同色的深灰大衣下烫贴的三件套,腿边靠着两个28寸的Rimowa铝箱,已经被塞满的Hard Graft旅行袋沉沉地搁在其上。被银白的发尾擦过的领角,以繁琐的车工反复修边,从头到脚覆着奢华的工艺。

勇利向下望去,不出意外地认出那双蹭亮的Derby。所有的担忧都显得多余,那人从来都以最明艳的光芒横空出世,不屑伪装,只有自己还对着内心隐隐的期待惴惴不安。对方似乎在等待地勤人员印刷登机牌,一指点在master card的边角上,在中指往前轻弹的瞬间,信用卡便以柜台为界旋转着躯壳。他大手一挥在超重行李缴费单上签署自己的名字后,热情明媚的异国女孩们已经一拥而上请求合照,维克托满脸笑容地接受,他回头的刹那看到站在一旁格格不入的勇利——

“合影留念么?”勇利似乎能听见对方那双Derby摩擦过地板向这方向旋转的声音,对方微倾的头项使刘海上的发丝跳跃出亲切的弧度,“可以的哦”甚至连语气都带着鸩酒的甜蜜。他几乎要效仿被塞壬迷惑的奥德修斯,一去不识归期,然而

——就像只猪一样。

脑内的声音宛如平地惊雷,勇利的双眼在一瞬完全睁开,做了一件清醒时绝对没有勇气做的事——他拽着自己的旅行袋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出境处跑去。

肯尼迪机场的大厅有着美式汉堡的跨度,跑到离境登记的距离他都不曾回头,海关职员足足瞅着他发烫的脸和死死捏着背包带的手三十秒,再三核对他的证件后才狐疑地说了句:“Safe Trip.”

隔着安检的距离亦未让他停下,直至到达第四航运大楼的登机口前他才狠狠地靠在墙上喘气,一手捂着脸

——真是惭愧啊。他想。

 =====

“...final call for flight LO027 to Warsaw...”勇利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盖上电脑,向已剩伶仃几人的登机口走去。

他没有等到维克托,思考那个男人在肯尼迪有多少张lounge的VIP卡就像思考负心的情人在第五大道哪间酒吧里跟美人调情般愚蠢,所以他往座位一坐,趁着机门关闭前翻出手机给家里人发了条“不用担心”的信息,便把头靠在窗边系紧眼罩,戴好耳塞,盖上毛毯。

然而当一个人的思绪有如停留沸点的水时,感官神经总会背叛理智,他能清晰辨认被人浪般的惊诧声音拥簇的脚步,和那突然在身侧浓郁起来的Truefitt气味,以及取下他左侧耳塞的手拂过耳廓的温度:“我想你会喜欢这个。”一如既往的上扬如音符,骤降如溪流。

对方的手指似是敲打在什么东西的盖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勇利把眼罩扯开,眼神对焦在他递来的Haagen-Dazs上——抹茶味。

赞美猪扒饭,他觉得至少在食物上绝对能跟维克托好好相处。

他一脸满足地舔着勺子,上颚依旧残留着回甘的香甜,那种一如家乡茶屋中传来的问候甚至温暖了舌头的麻木感,而维克托已经在安全带提示灯灭掉的瞬前往洗手间脱下了那身繁琐的正装,换上了悠闲的户外服。

“请帮我挂起来。”他把手中的西装举起,机舱的主灯已经关闭,除了零散几位乘客依旧开着阅读灯翻着书外,地面上蓝色的逃生灯令周边一切更为幽暗,勇利已在一旁闭目不动脑袋开始富节奏地一点一点,维克托细声地和前来的空姐说:“然后麻烦再拿一套毛毯。”

勇利在沉沉睡去的那刻,似乎感觉到左肩骤降的重量,他挣扎了一下,又深陷梦乡。

 

勇利是被空乘穿梭于走道上的声音吵醒的,他一连睡了7个小时,错过了两顿餐饮,他脱下眼罩取下耳塞,立刻被随着日照而苏醒的乘客或德文或英语或波兰语的交流冲得头昏脑胀,维克托递来了一个纸杯,里面是仍然温热的咖啡,醇厚的奶香盘绕在他的鼻尖。

“Latte?”他带着久未言语的嘶哑,把纸杯递回维克托手中,“不用了,谢谢。”

维克托似乎有些诧异,问道:“哦?我以为你喜欢Latte。”

勇利站了起来,稍微伸展了一下双臂:“Latte的香味会令我睡着,干活的时候一直都是Americano。”他搓着脸,翻出牙膏,往洗手间走去。

——其实他如果抿过一口对方的杯子,就会尝到那与波尔图无异的榛子味。

 

“...we will be landing at Frederic Chopin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40 minutes. The ground temperature...”当勇利再度坐下的时,机窗的挡板已被要求拉起,他直视着华沙灰色的云层,想象着它下雪的风姿。维克托已换回那身过于精致的装扮,十指不断交叉打理着胸前的领带,纤尘都似在他身旁光怪陆离。

“维克托觉得……”他回头,看着对方移来的视线,“华沙是座怎么样的城市?”

男人并没有立刻回答,半垂的眼帘似是沉吟:“目睹战争的城市,倒是个连名字都富英雄式的悲怆——”

机轮接触地面的音节随着身体的颠簸响起,接下来的话语都隐没在机体与跑道缓冲的声音中,随之而来的还礼广播竟真的是肖邦的《英雄》。

“噗哈哈——”维克托看着突然笑起来的青年,一脸莫名。

然后,他看到勇利直视着他的双眸,那深棕的瞳孔在华沙的灰阳下彷如咖啡色碧玺,又因温柔的笑意碎成了丝丝硝烟。

——我们刚刚的对话,像不像在为水晶之夜唱着挽歌。

他听到青年如此问他。

-tbc-

=============

每次看完更新就卡文…… 这章不写景我不开心但是……

我糟糕地想起我应该追剧情了,所以画风突变一定不是错觉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