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狸

<维勇> AU Porto -7-

舞台剧演员!Victor x 旅游记者! Yuri

维克托演讲√

前文: -6-  -5-  -4-  -3-  -2-  -1-  

======================

第七章

 

手背划过眼镜面,雾气被揉去了浅薄的轮廓,窗外的华沙城正下着雪。

当他踏着厚雪穿过纯色的长廊,波兰的阳光正勾画着穹顶的线条,似乎纤尘都带着柔情。华沙大学的演讲厅散发着古旧的老意,以至于勇利打开大门后被现代化的投影和散发着消毒气味的皮椅惊得一愣。他已经迟到太多,演讲已到达最后的Q&A阶段。

似乎是最后一个问题,金发女孩站起来的时候周围一片喝彩,在表达了三十秒她对维克托滔滔不绝的爱和欣赏后,终于问到:“您相信天赋么,是您的天赋让您取得了现在的成就么?”

维克托并没有立刻回答,却忽然从椅子上站起,踱到台边,对着女孩微笑到:“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值得最真诚的回答。”俯下的腰身似是由衷的赞赏。

迈步返回讲台中央,他朗声道:“我相信天赋。”食指自嘴唇向外画出一条弧线:“但我更相信奇迹。”

他穿过整个讲台,似是在思考,又像在寻找,在看到台下学生的笔记本时双眼一亮,问:“可否借我一下?”

维克托翻开册子,把两页纸用手磨擦出沙哑的声音:“你们知道么?这种声音和风吹过树叶的音调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很早便学会了用rustling去描写树叶”学生们纷纷把玩着自己的笔记,又欣然举手表示理解。

他的音域悠远而广阔,舞台剧演员的发声腔即使不依靠扩音也足以震撼观众:“第一个发现这种联系的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但是第一个把这些以别的方式演绎出来,那些或歌剧或诗词或文章的传译,却是奇迹。”

“我们把人从动物区分出来,是自能使用工具开始——当然现在发现猴子也会用石头砸开果仁,这显得我们并不优秀。”台下传来一阵哄笑:“然而人类的思维却是世上最引人入胜的东西,就像我可以选择告诉你,或不告诉你,又或只告诉你一部分而隐藏关键。就像我刚才指出两种声音的相似,却没有揭露区分的方法——

纸张有着几何的纤维性,但是被风穿透躯体的树叶却是自然的数学,你用纸张永远摩擦不出树叶颤抖的频率,因为纸有种被其精密所束缚,相互吸附的粘性,树叶则是盘旋而下筋脉错落的个体,无法重叠,彼此的吸引力并不高。

我今天能以倾诉的方式为你带来这些,明天或许可以请人帮我写一篇美丽的论文以更加精细的计算给出答案,我能想到100种方式告诉你我想说的一切,这便是人类的奇迹。”

维克托的目光扫过演讲厅如浪般的人潮,冰蓝的目光像指引迷航船只的灯塔,给勇利一种他在寻找自己的错觉,于是青年下意识地举起了一只手,幅度不大地挥了挥,却发现台上的男人在下一秒笑了:

“所以如果有人能以最刻骨铭心的方式把他的世界呈现给你,那一定是既有天赋而又被奇迹眷顾的人。”

细微的停顿,带着如海潮般的叹息:“就像我的目光穿过文章和人海却只发现了你一般。”

勇利愕然,后背传来一阵针扎般的战栗,他想他懂对方的意有所指,却又在刹那想起他应不曾看过自己真实的文字,“像猪一样”才是维克托的评价。然而上一秒直射而来的目光如此锐利,令他不适地错开视线,在他终于鼓足勇气回望过去的时候,维克托已经在对着提问的女孩微笑问她是否满意如此的回答,勇利内心泛起一种无力的煎熬,背靠着冰凉的大门,意识都几乎失真。

“诗人从不模仿事情已经发生的模样,而是模仿事情应该成为的样子,所以诗歌比现实更真实。”维克托作着最后的结语,声音温柔彷如朗诵圣诗:“话剧、歌剧也一样,所有被文字构成的作品亦复如是。语言比思维纯粹,因为将万象的意识困在了有形的束缚中;思维比语言繁琐,因为灵魂的银河被焊在了黑暗之中。正因如此——”他的目光终于穿越所有汹涌扭曲的线条,清晰描绘着亚裔青年的轮廓,勇利甚至能细数对方眸中蓝色的层次:“所有被一笔一划写出来的,从来都是你,最真实的你,无论被挂上多少累赘也依然掩盖不了你与生俱来的天性。”

勇利的身体终于狠狠撞在了门板上,自己把自己推了出去,错过了对方随着逐渐闭合的大门而回归幽深的视线。

 

他虚扶在门外的把手上,捂着双眼:“什么啊……?”他听见演讲厅内传来不绝的掌声,终于像是被烫到一样缩回手,踉跄地跑出大厅。

波兰的风夹着冬雪撒在他的脸上,令耳朵都通红,他才从震惊中回神,弯下腰狠狠喘息。心脏被灼烧的感受令他十分难受,甚至丧失把这种情感抽丝剥茧的能力,羞耻和高兴以一种别扭的方式打结盘旋,生生撕扯着灵魂和肉体。他大口吐着气,那种被憧憬之人扒开皮肉的过程太赤裸,却又因对方附和的话语而雀跃地颤动。

“他怎么会懂,他又没看过……”哆嗦的嘴语无伦次地张合,却缓和不了沸腾的意识,双手紧紧抠在喷泉边,垂下的黑发遮盖着棕眸。

——很想写,随便写些什么都好。

这种感觉已太久不曾出现,熟悉而陌生地刺激着他的泪腺,就像第一次被波尔图的阳光嗮醒,第一次被北极的破冰船颠得南北不分,第一次提交的小论文被评到A rank。

自我,从来是他惧怕的词汇。他拥有着大部分日本人的乐天知命,和买一送一的逆来顺受,所以当他发现撒哈拉撬开了心中的潘多拉魔盒后,他慌张地用一切去掩盖。他不曾拥抱过自我,于是也就理所当然地无法接受变化的自己。

 

“勇利,我们去吃点什么好?”摆脱掉邀请方的维克托一步一步走来,笑着说:“肚子饿了。”像是带着委屈。

男人天生适合霜雪,落在肩头的纯白都似乎是浓冬献于他的赞礼,他们离得很近,勇利瞪着嵌在他两鞋之间那只蹭亮的Derby发呆,维克托弯下腰,在他耳边说:“勇利肚子饿了么?”语气温柔,远胜于华沙的飘雪。

青年抬首,下一秒便撞进了漂亮的苍色中,于是勇利的眼也从深棕化成酒红,眼廓都被暖意熏染:“嗯。”

——他好像找回了曾经的感觉,然后,找到了新的锚,新的方法,新的……自我。

=================

 

维克托对旅游景点并没有特别的要求,他甚至欣赏随性的行程,但当他看见勇利大手一挥拿着usb放在地图上旋转时,还是着实愣了一下。

华沙、克拉科夫、华沙,3小时火车的路程其实不远,只是一来一回让勇利不禁捂紧了钱包,这次的预算切雷斯蒂诺给得并不宽裕,尤其是作为一个明星旅行的预算,稍不留神就会出现赤字,但是——“还是很想去啊……奥斯维辛。”

勇利斜靠在咖啡椅上,望着对面叉着Pierogi吃得正欢的维克托神游。对方在他提出可不可以绕路去克拉科夫一趟时很快便点头答应,快得青年不由得从食物中抬起头,看见他老神在在的神色才想起,这个从小便跟着公演团到处巡演的男人,除了能把全世界的机场和剧场背个十有八九,大概还是个地理白痴吧。

果然,当对方坐在火车上拾起勇利旅游笔记上铺着的波兰地图左右打量了一番后,发表了伟大的结论:“Amazing!这种从东到西又往东出发的行程真的只有猪才能设计出来啊……”勇利把外套盖过脑门,表示他什么都没听见。

自华沙出发,窗外只有绵延的波德平原,雪覆万里。勇利总是为自然的造化沉醉,波兰的天际线连起伏都细微,而只隔了一个国境的德国却被洋松林披上了长青的外衣。随着最后一丝夕烧之泽隐入云层,火车也传来到站的长鸣,他跟在维克托身后拖着行李箱跌跌撞撞地下了车。

克拉科夫中央火车站是个完全现代化的建筑,每一寸都是钢筋水泥,每一丝都是商业气色,在他仰望那被霓虹灯照耀得色彩扭曲的夜幕时,不由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而就在那一刹他清楚闻到,那渡过一世纪光阴而至的硝烟味——甚至连喉咙都惺甜。

“勇利?”维克托的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不开心么?来这里可是勇利自己的提议哦。”

“不、并没有——”咦?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青年深棕的眼在灯光下带着红泽,让维克托想起家中地窖里最醇正的Lvsa-Lvsi,对方呼出的雾气覆在那副碍眼的蓝框眼睛上,模糊了双向的视线,令男人终于回神。

“是呢。”他回答道。

青年的影子闪烁了一下,似乎是被石阶无声绊倒,用力地支撑在另一人身上才稳住了下跌的惯性。于是他们的影子,便在十色的光中重叠在了一起。

 

——奥兹维辛,从来都是史学家的一场朝圣。

-tbc-

==========

这章是我脑内本觉得最难写的章节之一,最后发现也就这样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都写出来了XD

恭喜YOI完结~无论大家觉得结局如何,还是很感谢官方为我带来了这么一对CP——自欧美圈爬回来后唯一一对萌得要自己动手产粮的CP。更感激的是让我遇见了大家,所有看我的文和鼓励我的你们^^

最后,为什么我还没写到奥斯维辛……why?!

 

 

评论(12)

热度(69)